社会

一家五口出租屋遇害,凶手为何选择在房主胞兄经营的酒店内自杀?

责任编辑: 来源:东方头条时间:2019-07-15 13:59:51 我要评论(0)

编者按:

很多大案悬案背后都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真相,比如“佳木斯2·14灭门案”、“瓦房店马正刚坠楼案”……随着真相的不断披露,我们才意识到佳木斯2·14灭门案的背后,隐藏着远比一次骇人听闻的凶杀要残酷得多的祸患。连环杀人案的背后,却隐藏着更深的作案动机。“佳木斯2·14灭门案”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真相?虽然警方已宣布“案件告破”,但仍值得追寻。

一家五口出租房内遇害 凶手选择在房主胞兄经营的酒店内自杀

2014年2月14日,元宵节恰逢情人节,佳木斯市向阳区安民巷2单元401室,五个人倒在血泊之中。死者分别是董云姬,董云姬的男友占玉峰、董云姬的母亲李某、董云姬的哥哥董某和董云姬13岁的儿子。现场大门门锁被人用胶水堵死。

案发后,公安部、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相继对案件侦破工作作出批示、指示。省公安厅立即组织资深刑侦专家、相关警种业务骨干组成的工作组赶赴案发现场指导侦破工作。

经刑侦人员调查,认定该案件为特大入室抢劫杀人案,并在现场提取到犯罪分子遗留DNA。经DNA比对结果显示,专案组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马正刚。

马正刚,男,34岁,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人。1996年,马正刚故意杀人入狱, 2013年刑满释放。出狱后,马正刚长期无固定职业,经济拮据,早有抢劫作案动机。

2月14日马正刚流窜至佳木斯市,当晚潜入案发区域寻机作案。证据显示,马正刚进入被害人家,捆绑并先后杀死5名被害人后抢劫财物。作案后于15日凌晨逃离佳木斯市,于2月28日在瓦房店市一酒店畏罪自杀。

因家庭琐事杀死堂哥被判无期获释仅一年且没有抢劫前科的马正刚至死也没有想到,在(2014年)3月10日这一天,自己会突然成为佳木斯2.14灭门案的“嫌犯”。

当地警方彼时通过媒体对外界传递了一个重要消息:制造这起灭门案的犯罪嫌疑人是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34岁的马正刚。1996年,马正刚因家庭琐事持刀将其堂哥杀死,被判处无期徒刑,2002年获减刑,于2013年刑满释放。出狱后,马正刚与其母在辽宁省瓦房店市生活,长期无固定职业;经济拮据,靠母亲卖菜为生;性格孤僻,多次流露出厌世轻生念头;好逸恶劳,四处游荡,早有抢劫作案动机。独舌君根据亲身经历并整合媒体同行和网友的疑惑,梳理出以下内容。期望有关部门能够以更透明更主动的方式,解开大众关注的疑问。

1作案动机存疑

公开资料显示,此前34岁的马正刚因家庭琐事持刀将其堂哥杀死,被判处无期徒刑,2002年获减刑,于2013年刑满释放,并没有抢劫犯罪前科。既然警方有了马正刚伺机抢劫之臆想,如果马正刚作案动机不像警方所说的那样,我们可能会进而怀疑马正刚是否真是凶手?马正刚制造轰动全国的灭门案,其作案动机确实是大家所关注的。假如佳木斯2.14灭门案的嫌犯不是马正刚,又该对现场提取的马正刚DNA样本作何解释呢?

故意杀人,伪造现场,杀人顶包,这样一组关键词勾勒出的恶性连环凶杀案,于社会大众带来的震惊可想而知。凶手的作案手段非常毒辣,作案过程十分老道。

试想,如果凶手在作案后又返回凶案现场,用沾有马正刚DNA的布条捆绑董云姬及董云姬母亲和董云姬儿子的尸体。这样做现场就能提取到马正刚的DNA生物检材,并认定马正刚作案时受伤,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然后凶手用胶水堵锁芯,这样做事后很难被人发现,这是一个死无对证的事实真相。还有作案工具如尖刀、农药等,竟然都能瞒天过海,说明凶手具备极强的反侦察手段。

董云姬一家五口在租住宋某的出租屋内遇害,警方认定的凶手马正刚又偏偏选择在房主宋某胞兄宋奎(音)经营的辽宁省瓦房店市新东方大酒店客房内自杀,这就难免令人产生合理怀疑:房主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却无人过问,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奇案?

从警方对外公布的案情来看,大家很容易看出,当地警方并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马正刚即为灭门案凶手,因为有疑点不能予以合理排除,马正刚没有抢劫犯罪前科。警方在没有证据证明马正刚案发前到过方正县“伺机实施抢劫作案未果”的情况下,能否依据其凭空推断就认定马正刚早有抢劫作案动机?对警方证明马正刚是否为灭门案凶手的证据作综合评价,独舌君判断,如果作粗略的概率分析,我认为马正刚是真凶的概率几乎为零。

接近宋某的人士透露,其曾有长期吸毒史。他曾和马正刚打工的服装厂做服装批发生意。靠卖服装,一年至少盈利十几万,但远不够他用来吸毒的。

有媒体报道称,2013年出狱后,马正刚曾在大连一家服装厂打工,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工资。就在这段时间,他认识了与该厂做服装批发生意的宋某。他有工作,有机会,有奋斗,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创造出来。但现在,仅仅因为他出狱后结交了做服装生意并伴有吸毒史的宋某,竟然瞬间命断瓦房店。

他们挥起了屠刀,把屠刀挥向了自己的情妇,包括董云姬的母亲、哥哥、男友和13岁的儿子,他们行凶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一开始大家就在猜他们的作案动机,难道杀人不需要理由吗?他们为什么一下把与自己关系亲密的女人一家5口都杀了呢?那么,这些疑点最大的疑点就是他们的杀人动机,现在还不好说,但是起码有一点,奸情可能要了卿卿的性命。他们的凶残让人惊愕的同时,也让人怀疑,庇护赵彬的于长海是不是也深陷其中?

2作案工具来源不明

如果有人问,为什么当年专案组认为一定是马正刚杀的人呢?因为专案组提出了四件铁证:佳木斯凶案现场有马正刚的DNA,跟专案组臆想出来的马正刚在方正县伺机实施抢劫作案未果以及案发前马正刚的行踪轨迹,最后是刀具凶器。

作案工具来源不明。众所周知,佳木斯到瓦房店的距离是1300公里,凶手作案后为何不将凶器丢弃?凶手是通过什么途径将刀具凶器从佳木斯带回千里之外的瓦房店?当年警方将刀具凶器与被害人伤口进行比对,确认马正刚坠楼房间内的两把尖刀是作案工具。如果说凶手作案后是自驾或打车返回瓦房店的,找到“车”了吗?如果说凶手作案后是乘火车、坐飞机返回瓦房店的,不可能带刀过安检吧?

3事实认定缺乏证据

当年警方称,“(2014年)2月9日,马正刚乘火车到哈尔滨,10日入住哈尔滨某招待所,12日入住方正县某招待所,伺机实施抢劫作案未果。马正刚作案后自觉罪行败露跳楼自杀了,后经DNA比对确认马正刚一人作案。”有质疑称在当时情况下,马正刚一人未惊动邻居完成短时间的灭门杀戮,没有合理的解释和充足的证据。

首先,命案现场的门窗完好无损,没有被撬的痕迹。凶手为何这么轻松的进入?这存在两种可能,一是凶手有钥匙,通过开锁进入室内。二是凶手与被害人极为熟悉,被害人给凶手开的门。从现场来看,被害人的4部手机都在,看来凶手不是为财,应当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现场的一切说明凶手与被害人很熟悉,凶手绝不止一个人。那么,凶手作案后为什么往锁芯里灌胶水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凶手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伪装命案发生后到现场勘查之前这段时间现场没有受到人为破坏的迹象。

其次,命案现场的这个沾有马正刚血指印的布条能够证实马正刚的手接触过这个布条,但不能证实马正刚窜入佳木斯进到董云姬的出租屋内,更不能证实马正刚进屋杀了人。凶手用撕成条的床单捆绑董云姬及董云姬母亲和董云姬儿子尸体布条上的血指印何时形成?是案发时?还是案发后?警方侦破的现场极有可能是掩盖过或已变动过的犯罪现场。这就是说,命案发生后凶手极有可能又进去过。因而仅凭布条上的这个血指印认定马正刚杀了被害人显然证据不足。我认为,警方的证据,一是“缺乏”,二是“虚假”,对事实的认定完全失实。

诚然,准确的分析判断凶手杀人的目的动机对确定侦查方向和侦查范围是十分必要的。马正刚作案的真正动机是什么? 当年警方对外宣称,马正刚早有抢劫作案动机。这就奇怪了,不是说马正刚因弑兄获罪的么,他啥时候抢劫了?都抢谁了?答案是否定的。

4赵彬是谁?

据独舌君了解,赵彬原是萝北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再往前3年(2015年),赵彬以“管教员”身份进入黑龙江鹤北林业地区拘留所全程监管告他爹赵宏祥(化名)及其继母陆秋云(化名)的儿子赵伟轮奸人妻的“仇人”15天。

“事出反常必有妖”是人们的惯性思维。至于时任萝北县公安局局长、现任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庆玉为什么勒令萝北县公安局向萝北县纪委监委出具“我局民警、协警中没有叫赵斌的(包括同音)”的证明?鹤岗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又为何向鹤岗市纪委监委否认有赵彬这个人?他们究竟是不配合纪委调查还是另有隐情?这一切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公安局长以公安机关名义为严重违纪的副局长开具虚假证明,与萝北纪委的庇护者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试问,当初身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赵庆玉局长:如果一旦被揭穿,你还能晋升市局党委委员么?后果可想而知,到时候抹黑的不但是萝北警方,还有整个鹤岗甚至是佳木斯公安系统。

据黑龙江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2015年1月份,由黑龙江省纪委直接督办,鹤岗市纪委、萝北县纪委对萝北县公安局协警孟某酒后私自驾驶公车,发生交通事故至5人死亡案件进行调查处理,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问责。时任萝北县公安局局长的赵庆玉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9条规定,党员受到严重警告处分一年半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

与于长海有了特殊关系后不久,赵彬便从鹤岗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刑侦队调入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分局刑侦二大队,并很快被调到萝北县公安局工作。在赵庆玉的帮助下,很快担任主管巡特警、110指挥中心的副局长。赵彬性贿赂的战略初步实现,做到了“恢诡谲怪”与“厚黑法则”的“双突破”。

报道中的这起案例及其情节,完全可以写成小说,拍成影视作品了。疑似为同性恋的主人公赵彬很早就被盛传是同性恋,而且其女友据说就是宋某,这样的事太具有爆炸性了,其爆炸的威力简直比原子弹还大,足以炸毁我们赖以生存的信任的基石。这样的奇案不能出第二个,因为公安机关的整体形象和素质,经不起第二次这样的糟蹋。事情的严重性就在这里。

如果不是媒体披露,恐怕连最蹩脚的编剧也无法创作出来。吃瓜群众在感叹“这真是一桩奇案”之余,恐怕更要质问:赵彬是怎么混成公安副局长的?

有首歌曾经唱道:“从哪里开始,从哪里失去”。赵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露出的马脚,其实就是踏上不归路的第一步——为替父出气挖坑构陷举报人不成反被识破,随后遁形。这在从严治党、从严治警的今天,是闻所未闻的荒唐事,但这个荒唐事的的确确实实在在地发生了,由此暴露出一段时间以来,公安队伍建设中存在的种种问题。

其实,这起灭门惨案,吸睛的不止是真凶们的狡猾,当地警方的坚持和情节的千回百转,更重要的是它还告诉人们一个真理,那就是不要作恶,远离犯罪,否则从你下手的那一刻起,不管如何挣扎,结局早已注定,就算装死遁形也是白搭。正可谓,法网恢恢逃不掉,遁形装死也枉然。公众期待公安部刑侦局的下一步行动。

据东北网双鸭山报道,2018年9月10日,双鸭山市公安局召开全市公安机关干部大会,宣布市公安局主要领导任免决定:免去于长海同志兼任的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警务督察长,不再担任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同年10月30日,双鸭山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决定免去于长海的双鸭山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据双鸭山市人民政府领导视窗显示,于长海历任富锦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桦南县委副书记、县长,桦南县委书记,佳木斯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双鸭山市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警务督察长。

2019年3月退休,退休前的疯狂,也成为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实证”,这个于长海能否安全着陆,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胞兄 房主 遇害 凶手 口出

司美琴|司雯嘉|司光敏|司丽轩|司文|司雅杰|家有喜事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司美琴|司雯嘉|司光敏|司丽轩|司文|司雅杰|家有喜事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司美琴|司雯嘉|司光敏|司丽轩|司文|司雅杰|家有喜事",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司美琴|司雯嘉|司光敏|司丽轩|司文|司雅杰|家有喜事或将追究责任。

网友点评